旬与真

电竞圈,锤基,锤茶,EC,鲨美,旬斗,军烨,红兴可约(≧∇≦)

【mataXdandy 为】


姑且占了mataXdandy的tag
MD党和DM党均可食用。撸主本人是MD党。因为被太太们虐我丹妹的文催出内伤,所以此篇绝对不会虐丹妹了。不过好像虐了无辜的人,请不要嫌弃我。(¬_¬)
业良是什么鬼,我根本不需要!【摔!




男子带着一束桔梗花来到将近傍晚的墓地。熟悉的墓碑前,一个清瘦女子的背影,她仿佛来了很久了。听到脚步声,微微侧目,但是并没有转身。男子将桔梗花放在墓碑前的那束白菊旁,起身点了一支烟,道:“你也不多穿一点,这地方风大。”
女子并没有答他的话,却开口:“世衡哥永远都不按常理出牌,我从没有见过祭奠送桔梗的。”
“宇哲他,不喜欢白菊。”


冰冷的石碑下长眠的是他俩青梅竹马的挚友,三年前的一次露营中发生了意外,当巨大的落石飞岩直下砸向三人的时候,金宇哲推开了两位好友。左肩被压碎,颅内出血,重度昏迷。然而幸运女神并没有眷顾这位十七岁的少年。三个月后,少年醒来,挣扎着抓着他用生命救下的男孩的衣领,留下一句:“好好照顾敏芝,不要伤害她。”便闭上双眼,再也不会醒过来。


赵世衡很清楚,金宇哲爱着宋敏芝,宋敏芝爱的却是自己。想必三人都心照不宣,直到最后的最后,金宇哲送给了他深爱的女孩一个未来。
于是多年来赵世衡以男友的身份照顾着宋敏芝,谁都以为是永远,直到两年前那个人的出现。


男子踩熄扔掉的烟头,脱下外套,披上女子的肩:“我要去中国了。”
还未来得及离开的手,感受到女子一瞬的颤抖:“这种话,一定要在今天说吗?”
“是,也许早就该说了,可是直到今天,我才有勇气面对你和宇哲。”男子略略停顿了一下:“对不起……”
“如果没有宇哲哥的临终托付。”女子打断他的话:“你是不是连看都不会看我一眼。”
站在身后的他,看不到她的表情:“我依然会好好照顾你的,敏芝,不管是以前,现在,还是以后。你是我最亲的人,你知道的,从那一刻起,我们三个就是一体的,我们是带着宇哲的份活着的啊。”
“最亲的人?哼哼……”女子轻笑道:“我果然不是世衡哥最爱的人啊。”
男子再次点燃一支烟:“敏芝,你要的,我给不了。”他将烟放到石碑上,“宇哲,对不起,三年前的今天,我的承诺没办法兑现了,我伤害了她。”并没有过多的解释。


初秋的傍晚,凉意已起,晚风吹着墓地的松柏林哗哗作响。
女子借着风儿的呼声,压得很低的叹息,肩头的抽动,她努力背对着男子,不让他感受到她的无助。她不愿承认从一开始她就输了。金宇哲的遗言就像无形的枷锁,禁锢了赵世衡。然而这个男人岂是任何枷锁能够束缚的?不!除非是他心甘情愿戴上的枷锁!心里掠过一个清秀帅气男子的脸庞。他真诚,坚强,清澈得如圣光般的微笑。他带着这样的微笑出现在他们的生活,拯救了他,毁灭了她!


“为什么是他。”再也忍不住的哭腔。
是啊,为什么是他,不是我。
所有思绪都在崩塌,她不愿提起他的承诺,又何必一再提起呢,并不是他忘记了,只是他再也办不到了。
女子转身迎上男子的眼眸。
近在咫尺的曾经的恋人,如同陌生人般,是她再也无法触碰的人。即使曾经几度春风,千般恩爱,不也如此决绝地离开她,去到另一个人身边吗?


“世衡哥,你爱过我吗?”强忍付诸东流,最后的尊严被亲手摔碎。她清楚得很,赌上她的一切,也换不回她想要的答案。
他未开口,她先泪流。


这一次,换男子背过身:“敏芝,从今以后,我们只是亲人了。”他知道他再也不能回头,不能再附上她的期许。不回头,便是不逃避。


身后撕心裂肺的哭声越来越远,男子走下墓区的山头,回忆交错成网。因为对好友的死自责而背负起的承诺,让他喘不过气,他曾经多么希望躺在这里的是自己。直到那个男孩的出现


“世衡,我们双排吧。”
“世衡,世衡,快救我。哈哈。”
“世衡,我们成功了!”
“遇到世衡后,觉得自己还能继续当个傻瓜呢。”
“世衡,我的MVP。”
还有他红着脸,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,却无比坚定地说:“我可能是为了爱你,才来到这个世上的。”


有人为爱离开,有人为爱到来。


拿出手机,拨下快捷键。
“dandy……”

“世衡?”身在异国的男子似乎感觉到这边的不适。“怎么了?”

“没,没事……”

“明天,就能见到你了吧?”

“当然。”

……

“dandy。”

“嗯?”

“我们会永远在一起吧?”

“当然。”



啊啊。。。最苦恼的日子,与光明重逢!



======end======

求一大波平婊肉(重音)文把我撑死!♪───O(≧∇≦)O────♪

有人陪你颠沛流离红尘喜悲行,有人陪你隐居山林誓与浮云散(≧∇≦)

就逆这一次,再也不敢了!(; ̄ェ ̄)

夹着刀片的糖(╯°Д°)╯

最爱中村明日美子没有之一!勾线很渣,求轻喷(^ω^)